不回头,就这样勇敢骑下去!

怎么形容这感受,热情被常规打散,步伐跟不上灵魂的速度?想冲破自己界限,却总是束手无策任热情落空。

平淡无奇不是你做派,躁动灵魂要配上不安的心,这就像是"Fixie Bike" 固齿不回链,信仰不回头,为速度而生,天生既不凡。

死飞简称"Fixie Bike" 又称单速车、固定齿轮自行车,是一种没有单向自由轮的自行车,车轮与脚踏板永远处于联动状态,也就说常说的固齿不回链。

本期战马君的采访对象是猫仔,大名廖锡荣,国内死飞圏的数一数二的顶级高手,从早期接触死飞到现在爱上死飞。不断尝试、反复磨练、频频拿奖、成为死飞圈有史以来第一个受邀请参加世界赛的华人选手。让我们和高手聊聊,他心中的死飞世界。

战马:有没有什么喜欢的死飞品牌?

廖锡荣:我现在的赞助商是一位重庆前辈创造的品牌,(是啥我没听清),如果说个人喜好的话我更喜欢欧美品牌,因为我的体型在圈儿里属于高壮的,所以赞助商也会给根据我这种体型,制作一些适合高壮身材车手的测试车。

战马:你是怎么接触到死飞的?

廖锡荣:说起来还挺投缘的,我以前是跳街舞的,一次集训的时候我们有队员是骑着死飞来的,那是我第一次见死飞,他到的时候是做了一个甩尾,我觉得诶这个车好好看,然后看了半天没研究明白刹车是怎么刹的,哈哈,然后就开始研究死飞了,觉得又帅又酷,想整一台。

战马:除了死飞还有什么爱好吗?平时工作是什么?

廖锡荣:我平时工作是偏广告拍摄为主,因为我早期曝光也比较多,会有一些媒体关注。平时也会玩滑板、滑雪、冲浪,就是跟板类运动接触比较多哈哈。

战马:平时是在什么场合玩死飞的?

廖锡荣:其实我最开始玩的那一年是死飞进入中国的第二年,算是特别新鲜的一个运动,当时比赛特别多,我经常去比赛,后来就组织了一个小团体,大家会在晚上一起出去练车和比赛。

5b221725f204b.jpg

战马:那会儿参加比赛的时候是什么水平?

廖锡荣:说起来挺逗的,当时国内玩死飞的人特别少,我水平其实特别次,真是比足了一年,一个奖都没拿到,但我觉得就这么比下去我的心理素质应该也能锻炼好,然后就继续坚持比赛。我第一个奖是在北京“死飞大革命”上拿了全国第三名,然后觉得差不多够火候了,就开始着重猛练技巧,后面一年里大大小小大概拿了80多个冠军吧。只要比赛就拿冠军,因为大家都知道极限运动的比赛是没有固定的评分标准的更多的是凭你的风格跟完成度,还有你的一些创意来评判的。

战马:80多个冠军?你那几年一直在不停的比赛?

廖锡荣:嗯就有比赛就去,那一年都在比赛。

战马:都去过哪些城市比赛?

廖锡荣:去过好多,北京啊上海,广州,厦门,山东都去过,到后半年大部分就是邀请赛了,大点的比赛会邀请一些在圈内比较有名气的车手,来吸引一些新的车手,一起交流啊什么的。

战马:国外的比赛你参加的多么?

廖锡荣:国外的比赛严格的来讲就一个,这个比赛对我的意义非常大。红牛每年一度会在美国旧金山举办死飞比赛,这个比赛我记忆很深刻,因为他每年只会在全球邀请30位选手参加,大赛会在红牛的官网上发出邀请函,一般有名的车手他会自动邀请,但像我这种啧啧,可能在国际没有什么人知道的,要选择视频报名参赛,我连续报了两年,第二年被选上的,消息还挺震撼死飞圈儿的,因为我是这个比赛有史以来第一个受邀请参加世界赛的华人选手。

战马:当时去感觉怎么样?

廖锡荣:我特激动哈哈,当时什么都不怕,就怕签证不过,后来去的路上还想,这就要跟自己崇拜的十几位偶像一起比赛了,拿不拿奖都不重要,因为都太厉害了。但到比赛现场的时候会感慨,我们中国也有好的车手能来参加这个比赛。

战马:你崇拜的十几位偶像终于见面了哈哈,你最崇拜的偶像有哪几位?

廖锡荣:其实我特别喜欢的偶像就一个,他是连续三届红牛比赛的冠军,他的体力、创意、动作和完成度都特别好,动作难度也非常高。当时我去的时候他还邀请我一起拍摄,他拍的片子也非常好,他会把很多国家的车手拍下来,然后剪成一个锦集。

战马:国内的骑手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你印象深刻的车手?

廖锡荣:国内好的骑手有很多,但大家好像有一个通病,就是参加比赛的时候会因为紧张,造成动作的完成度差一些。我有个徒弟我印象非常深刻,大概两三年前他参加一个比赛,比赛设计了一个一米的台,都没有缓冲的地方下来,别人做一个360,他上去也做了一个360,车圈儿都摔歪了,他换了一个圈儿又上去了。这种狠劲,是我特别欣赏的,因为我没有这种狠劲,虽然我喜欢比赛,但我觉得只要把我所会的所爱的东西做出来就够了,拿不拿到奖是次要的,但他不一样,他会拼到去挑战这个高度挑战这个动作,我还是很欣赏他的。

战马:那你觉得玩死飞对所有的车手最大的考验是什么?

廖锡荣:我个人觉得如果抛开一些表面的东西比如配置这些,最重要的还是花时间去练习,有很多人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样子,然后还在想我怎么练不好。其实很多很厉害的车手背后都是花了很多时间去练习的,我第一年刚玩车的时候,每天要花至少四五个小时练习,乐在其中,根本不会想我为什么要花这么多时间去练车。所有运动都是要经过努力和受伤才能成长的,那些不努力不受伤又想成名的,怎么说呢,就觉得这样挺破坏其他车手练习的气氛的。

战马:你觉得死飞给你带来的收获或者给你人生的转折是什么?

廖锡荣:死飞对我来讲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我是在死飞正在发育的阶段进入的这个圈子,这个最好的时机把我变成了一个死飞圈的人物,和一个有技能的广告演员,玩死飞我的感受么,比如你在玩运动的时候,不单单是在机械的反复练习,而是去体会它给你带来的心理上的东西,算一种磨砺吧。

战马:你对刚刚接触或者还在玩死飞的车手想说点什么?

廖锡荣:不忘初心。

既然你渴望飞翔,就不会选择停下来,这才是“死飞”要义,踏车前行朝着自由的方向,你听,耳边呼啸而过的风,你看,车轮下斑驳的影子,

认定方向,用热血前行,这一刻,玩出格,战马陪你为热爱勇敢玩!